<rt id="is6mq"></rt>
<rt id="is6mq"><center id="is6mq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is6mq"><small id="is6mq"></small></rt>
<rt id="is6mq"></rt>
19, 11月 2022
美黑人男子蒙冤32年后出獄“洗冤團”:只是冰山一角

【編譯/觀察者網 武守哲】據美國有線日下午,周四的洛杉磯陽光明媚,在各路記者長槍短炮的包圍中和家人的攙扶下,一個黑人老漢緩緩走出了洛杉磯男子中央監獄。他就是安德魯·威爾遜(Andrew Leander Wilson),經歷了長達32年之久的牢獄之災后,今天他被法庭宣判無罪釋放。

威爾遜告訴CNN記者,他清楚地記著入獄的具體天數:“一共32年3個月零14天?!?/p>

他得以重獲清白之身的重要原因就是,32年前30歲的他入獄時被警方和檢方扣押的關鍵證據大白于天下。洛杉磯當地官勞拉·普利弗(Laura Priver)重審宣判他無罪立即釋放。

面對記者的鏡頭,他說:“我一直在講,不要停止抗爭,不要放棄,這看起來好像是美國司法系統給我的一個磨煉,我從未放棄。蒙上帝的恩典,在獄中我能和芝加哥洛約拉大學法學院(Loyola Law School)取得聯系?!?/p>

威爾遜的律師團和洛約拉大學法學院的“洗冤團”(Loyola Law School Project for the Innocent)一直在為他洗刷冤情而不停地奔走,那些能證明他無罪的關鍵證據就是他們努力的結果。

1984年的一天,一名21歲的青年死在了自己的卡車里,尸檢顯示他是在熟睡中被人刺中要害而亡。死者女友薩拉德娜·畢曉普(Saladena Bishop)當時也在卡車內。警方在調查案件時,拿出一組照片讓他女友指認兇手,當時警察指著威爾遜的照片問畢曉普:“覺得他怎么樣?”于是威爾遜被畢曉普指認。

威爾遜上法庭接受審判之前,警方其實并沒有把畢曉普當成一個特別可靠的證人看待,因為就在前不久畢曉普曾留有“污點”,報假案聲稱自己被綁架,而且畢曉普的一個朋友告訴庭審檢察官,畢曉普才是刺殺他男朋友的最大嫌疑人。

按照“洗冤團”的說法,這一切都被檢方遞交呈堂證供時隱瞞了。蒙受巨大冤情的威爾遜在走出監獄時卻相當坦然,他笑著說:“我會讓這一切都過去,我愛我的家人,我現在只想吃點東西?!睌v扶著他的姐姐早就泣不成聲:“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?!?/p>

32年的鐵窗生涯讓他錯過了外孫女的出生日,他女兒眼中也早已噙滿了淚水:“我快不能呼吸了,我不知道該怎么說好,現在我的父母團聚了。我們要昂著頭開始新的生活,蒙上帝的恩典這一天終于到來了?!?/p>

值得一提的是,住在密蘇里的威爾遜的96歲老母親多年以來從未放棄為兒子奔走呼號,他堅信兒子是無辜的。威爾遜微笑著說:“我和媽媽聊過了,她是一個真正的女強人?!彼K于有了機會以清白之身喊一聲“媽”。

在為威爾遜昭雪的過程中,洛約拉大學洗冤團可謂功勛卓著。該組織專門為有重大錯判嫌疑的案件進行糾偏。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就列舉了不少成功翻案的例子。

瑪利亞是10個孩子的母親,而且17歲的兒子也有了孩子,自己也當了奶奶,家住洛杉磯,全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。2006年12月的一天,一場事故改變了瑪利亞的生活走勢。他9個月的孫子艾瑪努爾在臥室里突然暈厥之后停止了呼吸。6個月之后,檢察官正式以謀殺幼童罪起訴了瑪利亞。已經身患重病而且60出頭的瑪利亞將要面臨著災難性的牢獄之災,而且她還不會說英語。

瑪利亞之前從未有犯罪記錄,而且死去的孫子艾瑪努爾本來就有先天性疾病,家人認為這才是導致幼童猝死的主要原因。在初審聽證會上,法庭曾以證據不足判決瑪利亞無罪,不過公訴檢察官還是重啟了這個案子。

洛約拉大學洗冤團得知此事后一直不遺余力地為其做法律援助,并且在漫長的司法程序中一直幫助瑪利亞直到今年。下半年此案將再次開庭審理。

1998年,18歲的龐斯莫名其妙地卷入一起少年街頭黑幫火并案,當時兩撥黑幫發生了槍戰但無人受傷,之前他從未有過犯罪記錄。不過他被“證人”指認,被判入獄47年。

龐斯在監獄里度過了人生中的最好年華,付出了19年的代價,直到在洗冤團的幫助下他才被無罪釋放。在獄中龐斯一直保持著樂觀積極向上的心態,自學英語,并且展示出了一定的藝術才華,他學起了畫畫并有不錯的作品問世。

不過洗冤團也承認,他們接手并且成功翻案的數量畢竟是冰山之一角,在號稱公正公平程序正義的美國司法體制下,還不知有多少清白的靈魂正經受著牢獄的煎熬。

發表回復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绝伦の上司に一晚人妻,X8X8拨牐拨牐X8免费视频8午夜,欧卅无码A片少妇人妻久久尤物,真人一对一免费视频聊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